乔老爷子和他的8球王国

11月 25, 2022 世纪娱乐在线登录

乔元栩不惜重金请来亨德利(右)等国际球手来参加中式8球赛事,目的就是想让这项赛事更加国际化。

乔氏杯中式8球大师赛总决赛的新闻发布会上,乔元栩介绍赛事时竟然激动得热泪盈眶,让人多少感到有些诧异。事后,年过花甲的乔老爷子用笑容掩饰着自己的不好意思,“20年了,当你用这么长时间坚持做一件事并达到最初愿望时,确实有些激动。”老爷子的愿望其实也很简单,就是让土生土长的中式8球别再被人瞧不起,“我们也是绅士运动”。为了改变形象,乔元栩办中式8球赛事、提供高额奖金、签约球手、请来亨德利推广,花高价打动央视直播比赛,他说这些年自己台球桌厂的收入相当大部分投入到中式8球中。事实上,为了中式8球,乔元栩不惜把自己的两个儿子都“拉下水”,老爷子现在的目标是让中式8球走向世界。

看乔元栩的着装、谈吐,你无论如何也看不出他会与台球有关联。在41岁之前,乔元栩做梦都不会有任何与台球有关的内容。他有体面的职业和头衔:黑龙江省兴隆林业局机械工程师,有着固定的生活模式:上班、下班,老婆孩子热炕头。但是在1992年时,“当时全国国营企业不景气,我们这种小单位更是危困,经常发不出工资。”就这样,乔元栩辞职了,带着全家到秦皇岛打工。

来到秦皇岛的首要问题便是解决全家的吃饭问题,乔元栩寻找着一切挣钱的机会。“那时总能看到路边有摆台球的,而且打台球的人很多。我算了下,一张台一个人一盘5毛钱,一天有10个人就是5块钱,如果是5张台就是25块钱,收入还可以啊!”乔元栩说自己从来没打过台球,更别说什么台球经营了,于是在1993年借钱一下子就买了5张制作粗糙的台球桌摆在距离河北科技师范学院不远处的街边,“我也就正式成了街边摆摊的了”。乔元栩最初并没有想好这就是自己未来的事业,“摆了台球桌后才发现,这里面其实学问很多,你可能猜不出我第一天摆台球的收入,才3块5毛钱,虽然说没什么租金等费用,但如果老这么下去也不是个事情。”

乔元栩看到了别的摊主没想到的东西,“秦皇岛冬天气温低,而且经常有风,长时间在外面打台球让人冻得受不了,于是我就把球台搬到简易房里,不像现在的球房那么布置,最多是把灯弄亮点。”这一改变让乔元栩的“球房”出了名,“这是秦皇岛的第一个室内台球房,人多到得控制人数和打球时间。”就此,也开始了他真正的台球人生。

摆台球致富的人很多,但最终成为今天国内最高端的中式8球球桌生产者的只有乔元栩一人。开辟了当地室内台球不久,乔元栩就看到了另外一个机会,倒卖球桌!“秦皇岛市有众多街边摆球桌的,更有很多人还打算进入,因此需要大量球桌,在经营球房的同时我又开始批发球台。”全国台球热潮的蔓延,让乔元栩的生意越来越火,1997年他就拥有了5间球房,“手里有钱了心里就不安分了,当时的球桌太粗糙了,以我搞机械的眼光发现有不少东西可以改进,甚至想自己能做出世界最好的球桌。”

乔元栩开始了长达一年之久的投资考察,“当时广东是球桌做得最好的地方,我到广东数次考察后发现,这些厂家都是仿制或贴牌生产,我要建厂就得是生产自己的高端品牌,生产代表中国的球桌。”1998年,乔元栩把全部积蓄用于投资建厂,与别人不同的是,他把钱投进去却并不急于生产,“我们建好厂房后闭门搞了3年研发,边研发边申请专利,不仅拥有了7项国家专利,而且还获得英国发明专利。”在这些专利支撑下,乔氏台球桌走向了市场。2005年,丁俊晖夺得了首届斯诺克中国公开赛冠军,直接带火了全国的台球行业,乔元栩的球桌销售也创下新纪录,而他生产的球桌经过丁俊晖、墨菲等人试用后,成为了行业的龙头。

“最初决定投资时家人并不同意,毕竟经营球房日子就过得很舒心了,不需要去走投资冒险的路子,但我就是这样,自己认准了的事情绝对会坚持去干的。”乔元栩的决定让家人全部住进了厂房,名为厂房,实际就是个作坊。“很多人去买球桌时到厂里觉得走错地方了,怎么这么高端的一个球桌竟然是在这里生产的。”乔元栩说,自己的目标很明确,就是专做中式8球球桌,而且是专做高端球桌,“我去年才装修了市里的房子,家人才告别厂子,这么多年我就像守护孩子一样守护着厂子。”

“人活着总得做一些值得的事情,而不仅仅是为了钱。”乔元栩这么告诉记者。单单拿此次中式8球大师赛总决赛来说,乔元栩至少得花费500多万元,而得到的赞助只有王老吉一家。

积极办赛,老爷子在乎的是中式8球的前景。“现在国内斯诺克高水平比赛很多,台球市场也很火,但你到球房里看看,真正打斯诺克的没多少人,大多数都是在打中式8球,有人形容即便是丁俊晖夺冠那年,球迷们看完比赛兴起到球房打球也是去打中式8球,因为咱们的这个项目计分简单,进攻性强,速度快,而且上手容易,现在只有上海有专门的斯诺克球房,北京的球房里斯诺克球桌都快销声匿迹了。”但在销售中,乔元栩却体验到了中式8球球手们的尴尬处境。“丁俊晖在中国公开赛得冠军,潘晓婷成为9球天后,两人的生活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中式8球球手们内心里就伤感:我们有什么?成天练球却依旧在底层。”老爷子说,当时网上一个帖子非常感人,说中式8球球手们的存在就是为了这个项目。他说,自己和儿子看了这个帖子后就觉得应该弄个比赛,“至少是让这些为中式8球而存在的球手们有个平台。”乔元栩说,自己和儿子当时给比赛的口号很响亮,“让中式8球走向世界”,“当时我们的梦想是,中国的比赛如果奖金足够多,老外也会来打比赛。”

举办比赛,还要负责生产,乔元栩感觉到了自己的力不从心,于是只能让两个儿子也进入到企业中。他的大儿子乔冰在进入到父亲的企业前已经事业有成,在杭州招商局做行政,职位已经是副处级。在父亲的多次召唤下,乔冰只好在2010年辞职回到秦皇岛接替父亲任总经理。而弟弟乔瞧本打算走职业台球手路线,练了四五年,结果也被父亲拉进企业负责生产。

从2006年开始,乔元栩举办的比赛都是他自己一人掏钱,从最初的全国4站比赛到去年一下子达到20站,老爷子自己都不知道拿出了多少钱。对此真正感受到好处的是球手们。石汉青是从斯诺克转过来打中式8球的,他说以去年为例,全国冠军奖金在5位数以上的中式8球大型赛事至少有40~50个,其中一半是乔氏企业办的,“转过来打8球后比赛比过去多多了,打斯诺克时一年也就3场比赛,至于国内办的国际赛事,现在小球中心推的是小球员,也没我们的份。”他说就奖金而言,过去打斯诺克一年也就不到两万元,这还不包括报名费、交通费等,而现在自己一年下来至少有20万元的奖金。

办了7年比赛,乔元栩看到的回报就是去年上汽荣威提供了一辆车作为奖品,以及上周结束的总决赛上王老吉的赞助。从最初的乔氏黑八排名赛到现在的大师赛分站赛,每一站的冠军奖金都是几万元,加上签约球员的费用,一年下来的费用非常高。即便如此,乔元栩还是很有信心,他坚信自己只要坚持了,中式8球的局面就会改善,因此他不惜请来亨德利来当中式8球形象推广大使。与亨德利的签约一下就是10年,在乔元栩看来,影响中式8球发展的最主要因素就是形象,“因为接触中式8球大多是在街边巷尾,最早人们打球也多是穿着随便,汗衫、短裤、拖鞋甚至光膀子,给人的感觉是难登大雅之堂。我们也多次跟央视谈论过直播,但因为形象问题不能成行。”而亨德利确实改变了中式8球的形象,老爷子说,“谁说8球低俗,亨德利就说NO。一个代表绅士的球手来了中式8球,再邀请其他国外球员就容易了,更重要的是央视也首次直播中式8球比赛。”

不过,现在老爷子心里有些纠结,“没有任何回报,甚至还多了麻烦,因为有关部门觉得这些赛事是多余,经常说你就是做台球桌的,负责掏钱就行了比赛就不用管了。”事实上,在乔元栩开始做自己的中式8球赛事后,出于竞争需要,另外一家台球生产商资助主管台球的国家小球中心也推出排名赛,如今两家企业主办的赛事竞相增加比赛奖金。乔元栩担心的不是两家企业的奖金拼争,而是自己赛事面临的不确定性前途,毕竟这些赛事的举办都需要有关方面批复。

中国战机飞临云南镇雄山体滑坡80后女副市长人大代表麻将桌办公上海 水污染房妹父亲倒卖经适房反平坟政协委员被除名12月经济数据北大售票帝李嘉诚蝉联香港首富聊城艳照门官员被双开中联办否认撤换特首奥斯卡提名黑龙江汽车爆炸孙俪无缘《甄嬛》续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