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奥克兰橄榄球

裸辞后奥克兰夫妇带孩子搬到新西兰最南端评论区炸锅了

“我早上在他们醒来之前就上班了,然后回来时他们已经睡觉了,平时的生活就盼着周末了。”

他们在奥克兰可以算是典型的中产家庭——36岁的夫妻双方都有稳定工作,膝下有可爱的孩子们,也拥有一套位于Hobsonville的豪华联排别墅。

这是新西兰著名电视节目The Block第七季里的其中一套物业,面积有163平方,三卧两卫浴,2018年的售价已经高达92万纽币。

他们有家人在剑桥和因弗卡吉尔,权衡之后,他们决定步子迈得更“大”一点,从奥克兰搬到新西兰最南端的那个城市。

心动于是立刻行动,他们卖掉了奥克兰的房子,在2020年12月搬到了南岛,并且在因弗卡吉尔买了一套房子。

Mike说,当时虽然那里的房价已经开始涨了,但依旧“非常便宜”。虽然价格只有奥克兰的一半,但房子更大,回报率也更高。

新房子是一套上世纪60年代的独栋别墅,占地800平,房子就有290平,有三居室和一个办公间。

这次换房让他们的房贷也变少了不少——而且他们还对房子进行了大规模的翻修。

根据QV的最新数据,上个月因弗卡吉尔的房屋均价是47.4万纽币,而全新西兰的均价为97.3万,奥克兰是138.4万。

除了搬到大房子,有更多时间和家人们相处,才是Mike夫妇逃离奥克兰来到最南端的初衷。

“家离学校就10分钟路程,我可以先把孩子送到学校,再晚点开始干活,Amanda则可以早点下班,去接孩子回家。”

大儿子Will和二儿子Archer加入了橄榄球俱乐部,逢周三晚上训练,周六打比赛,爸爸Mike则会陪他们一起训练。

而且去年夏天,Mike还当了Will参加的板球队的教练,在3点下班后给孩子们做半小时的训练。

来到因弗卡吉尔之后,Mike在当地的区域推广和发展机构Great South找到了一份从事战略项目的工作。

随后,他又重回他的老本行——私募股权风险投资,在Invest South找到了一个新岗位,帮助那些寻求资金和专业知识的企业推动本地发展。

“在奥克兰,这一行的竞争十分激烈,但在这里我的技能有更大空间可以发挥。”

因弗卡吉尔气温比新西兰平均气温低,日照也相对少一些,而且霜冻和降雪的机会更大一点。

Mike说:“我之前可能对这有点误解,但这里的夏天很棒,冬天也很温和,而且当全国很多地方都有风暴时,这里没有。(冬天时)外面虽然很冷,但只要在家里暖和就好了。”

大多数的是支持和赞许,但也有相当一部分网友表示质疑,和提出了自己的见解:

“15年前我们从惠灵顿搬到了内皮尔,再到但尼丁,通勤时间从40分钟缩短到5~10分钟,于是我有更多时间陪孩子们了。我想念惠灵顿和奥克兰的朋友,但我还是更喜欢现在这样。”

“只要他们不是选择The Block这样‘高档’的房子,他们在奥克兰也能省下不少钱。至于孩子在奥克兰只能做一种运动,你肯定是指每个季度只做一种吧,例如橄榄球、网球或者板球。这种文章总是叫人怀疑,我的孩子在奥克兰就尝试了像网球、体操、芭蕾、钢琴、长笛等等…希望他们喜欢因弗卡吉尔,穿够了衣服的话南岛是很迷人的。”

“为啥人们都在提天气?南岛的人知道在什么天气穿什么衣服,他们有火炉和暖气,车也有空调,和新西兰其他地方一样,也有美丽和炎热的夏天,这里不是冰窟!”

“有朋友几年前因为同样原因搬到了因弗卡吉尔,且不说天气,他们发现当地人对奥克兰人十分冷淡。他们坚持了几年尝试适应,但最终还是放弃了,后来搬到了澳洲,受到了比在自己国家里更热烈的欢迎。”

年度最佳!奥克兰拿了个全球第一新西兰人却猛吐槽……

最佳旅行城市的评选已经进行了17年,奥克兰上一次上榜是在8年前,但从未位居榜首。

孤独星球的评价是,奥克兰因其景观和人文的多样性而被选中,并且它拥有2022年国际游客正在寻找的东西。

孤独星球承认,游客并不总是对奥克兰一见钟情,但它是一颗被低估的宝石,人们真的需要再次好好看看这个城市。

“它融合了现代旅行者真正想要的城市、户外、美食、美酒和冒险,同时也适合情侣、独自旅行、家庭出游。”

毕竟,新西兰对国际游客关闭边境近600天,奥克兰这一轮封锁也进入第10周。

原来,该评选是在奥克兰Delta疫情爆发前进行的,主要参考了这几个指标:

孤独星球指出,在Delta爆发前的几个月里,奥克兰可能是世界上最有活力的城市。

2022年奥克兰即将举办的主要赛事包括:女子橄榄球、板球和FIFA世界杯;毛利、太平洋岛裔和华人的庆祝节日;Six60、Billie Eilish和Guns N’ Roses的演出等。

三是疫情使得新西兰本土文化得到了前所未有的认可和支持,尤其是毛利和太平洋岛文化。

不过,孤独星球承认,在这个瞬息万变的时代,他们也意识到旅行指南的局限,并表示会更多转向更了解奥克兰的本地旅行者的评价。

奥克兰市长Phil Goff表示,这是“非常好的消息”,并希望国际关注能帮助新西兰人以新的眼光看待这座超级城市。

“奥克兰被新西兰其他地区严重低估,疫情前我们贡献了旅游业GDP的三分之一,并在餐饮业雇佣了69,000 名工人。”

他乐观地认为,当旅行限制解除后,这一荣誉将推动奥克兰乃至整个新西兰的旅游业。

不少旅业专家也表示,新西兰一直以纯净、绿色著称,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小岛,这契合疫情后更多游客寻找更有安全感的旅行选择。

“它可能是世界上最好的旅行城市,前提是如果你能入境新西兰。这个评选应该在4月1日愚人节发布。”

“我想知道孤独星球如何定义‘最佳’。 他们的评委对任何事情都有一种奇怪的判断方式,在我这里榜单没有参考意义。 世界上有那么多历史、文化、美食圣地,他们却选择了奥克兰。”

“每当奥克兰被正面提及时,看到大量负面评论总是很有趣。作为一个在奥克兰以外度过我生命前2/3的人来说,这真的很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