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甲子园意味着什么

如同动漫故事里的日本棒球少年这才是我们向往的青春与热血

北京时间8月21日,2018年日本第100回夏季甲子园决赛,大阪桐荫13:2击败秋田金足农业夺得冠军。比赛结束了,但它带给人们的感动与热血久久未散。

或许你根本不知道甲子园是什么,或许知道但从未真正看过一场比赛,但在听过这段如同热血动漫里的故事以后,一定会为这些少年而感动。

“夏季甲子园”,全名为“全国高等学校棒球选手权大会”,是日本的全国高中棒球赛之一,每年8月在阪神甲子园球场举行,被称为“夏季甲子园”主要区别于同样在这个球场中举行的“春季甲子园(高中棒球选拔赛)”。

正赛开始于每年8月,但甲子园的赛季其实比这更长。日本每个县都会进行淘汰赛,决出一支球队,代表本县出征。

每年夏天,各县代表球队聚集在甲子园,争夺高中棒球的最高荣誉。在一场场挥洒汗水的激战过后,胜利的学校唱着校歌,带着荣誉和斗志继续前进。

每一届甲子园大赛,各个学校先打地区预选赛,拿到地方大赛冠军的队伍才有资格进入参加甲子园决赛,8个赛区共产生49支决赛球队,每年参加地区预选赛的球队已超过了4000支。

而地区预选赛和总决赛,采取残酷的单败淘汰赛制,意味着想夺取冠军每一场都不能输。至于想要获得同年度春夏两季的甲子园大赛冠军(春夏连霸),更是难上加难。

日本对于甲子园大赛的关注程度丝毫不逊于职棒联赛。每场甲子园比赛都能吸引数万观众到场观战。

今年的甲子园决赛是甲子园第100届。日本称之为“平成最后的夏天”,是平成年最后一届“夏季甲子园”(日本平成年使用时间为公历1989年1月8日至2019年4月30日)。第一届是1915年,期间由于二战的原因中断三年。

决赛大阪桐荫13:2击败秋田金足农业夺得冠军。通常胜利者才是主角,但这次的主角却是秋田金足农业,这只球队一路走来如同热血动漫般草根逆袭的励志,让人不得不为之感动自豪,甚至有些情节动漫都难以表现出来。

一边,是已经夺得了今年春季甲子园冠军、志在春夏连霸,被称为“宇宙队”的大阪桐荫,球员是来自日本各地、甚至包括部分初中国手的一年级才俊,全队首发9人中,有6人入选18岁以下日本国家队。

一边,是被称为“杂草队”的秋田金足农业,队员们来自秋田当地,正规课程是务农,养猪养牛种水果种水稻等等,全队9个首发队员中有6个在中学完全没有打过棒球,没有轮换,从预选到决赛,9个后备球员属于啦啦队阵容,从来没有上场。

就这样两支天差地别的球队,在具有历史意义的第100届决赛相遇了,有人说,这就是棒球版的“湘北对山王”。

大阪桐荫的实力毋庸置疑,决赛也没有上演终极奇迹,但秋田金足农业一路走来已然让人觉得他们已经创造了奇迹。

8月20日,金足农再度创造奇迹,击败日大三,时隔103年再次打进决赛。103年,不得不让人感叹,时间流逝,但青春与梦想传承一直都在。

在赢下比赛后,这些少年们挽在一起仰天大声唱校歌的感人画面,是那样的让人觉得,青春与热血理应如此。

部分县高中临时更改上课时间,以便学生可以在中午前回家,去观看甲子园决赛的直播。

地铁中的标语也在为他们加油打气。有梦想就了不起,“杂草队”,也可以梦想“全国制霸”。

奇迹没有再次上演,在两队巨大的实力和经验的差距面前,金足农业大比分落败。人们都爱看到草根逆袭强者的故事,奇迹并不会时常出现。但金足农业的少年们足以配的上终场结束后全场震耳欲聋的欢呼声。

曾经有人问过《灌篮高手》的作者井上雄彦,为什么故事会在高潮之处戛然而止,他说:

大阪桐荫以绝对优势夺冠,史上第二次完成了春夏连霸的伟大成就,他们也值得冠军应有的掌声。

8月17日,金足农业爆冷击败了横滨高中队。队里王牌吉田辉星一人连续三场投出13回以上的“三振”,创造了72年以来最强投手的记录。

吉田辉星曾获得很多强队青睐,但他拒掉了所有邀请,坚定地留下来,要带领家乡学校进入甲子园。

他的父亲上学时也是金足农业的学生和棒球队员,但是却从未杀出秋田县,获得去甲子园的机会。

在决赛之前,他以损伤运动生命为代价,投了749球。在没有轮替的情况下,他破了甲子园投手纪录,以一己之力扛起了球队。有人说,漫画男主角都不敢这样写。

《灌篮高手》让人了解到了日本校园体育的面貌,但实际上日本篮球水平有限,真正代表日本校园体育的全貌是棒球和足球。

据统计,日本职棒(NPB)2014-15赛季的现场观战人次达2400万人,居世界第二,仅次于美国的MLB。

热血、青春与体育一直息息相关。除了世界知名的美国NCAA的“疯狂三月”,日本高中男子足球锦标赛全国大赛也有着广泛的参与人数,球员们在比赛中的投入,备受瞩目的关注程度同样让人艳羡。

今年1月8日,第96届日本高中足球锦标赛决赛在埼玉上演。尽管天气寒冷,下着小雨,但依然有41337名球迷观看比赛。对日本球迷来说,这场赛事堪比世界杯。

据了解,今年日本高中足球锦标赛一共有4093支高中球队参加预选赛,超过10万高中生球员为梦想在赛场上拼搏。其中仅爱知县就有184支球队参赛,但只有一个出线支球队幸存下来,参加全国大赛。

据媒体报道,日本高中校园联赛与NCAA很相似:有着悠久的办赛历史、比赛球队基础数量庞大、球队拥有众多支持者,其中包括家长和学生还有校友,此外单败淘汰赛的赛制也让比赛更加紧张刺激。

校园体育的魅力正是在于无论胜利与否,结果如何,年轻球员们都会在场上尽情挥洒自己的青春热血,用汗水演绎着这段年少轻狂的逐梦之旅,正如金足农业在“甲子园”之旅所展现的那样。

作为体育运动发展的根基,一个好的校园体育联赛既可以职业化输送人才,也可以普及和推广体育运动。

今年初国内的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联赛(大学组)正式启动,但更值得期望的是各类大众体育项目的高中组乃至初中组联赛得以建立和成长起来。

你向往的不是甲子园而是能填满甲子园的青春

体育产业生态圈,信奉“商业改变体育,体育改变生活”的行业先锋媒体,打造中国体育商业第一入口。

编者按:2018年日本“全国高等学校野球选手権大会”,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甲子园”,伴随着老牌强校大阪桐荫高中的夺冠,在今日隆重落下了帷幕。

这项极富有历史底蕴的高中生体育竞赛,不经意间,已经走过了属于它的第一百个生辰。然而,这位岁至期颐的老人,步履却未见一丝老态,依然在身姿矫健地,引领着无数懵懂的蓬勃少年,无畏前行。

到底是什么赋予了“甲子园”如此大的吸引力?当我们在谈论这项日本高中生棒球比赛时,我们究竟又该谈些什么呢?我们尝试着透过一名中国留学生的亲历视角,在百年甲子园的洋洋大观中,拾取沧海一粟,为你讲述几个动人的小故事。

我一直以为在足球方面雄霸亚洲——甚至在刚刚结束的世界杯上以一己之力连破南美和非洲球队的日本,会是一副足球场遍地开花的场景。直到在日本生活了一段时间,才惊觉这个国家最鼎盛的体育文化并不是足球,而是一直被我忽略的棒球,在日语里是“野球”。

棒球在中国大陆并不盛行。从北京飞去日本念书之前,也就是一年前,我一场棒球赛都没有看过。但是在日本,由于历史的原因,棒球领先足球一大步,在二战刚结束的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便早早成为了完全职业化的运动。

而成立时间远早于此的日本高校棒球赛(又名“甲子园”或“夏甲”)在今年迎来了一百周年,悠久的历史与传统使它成为一代又一代人心中青春与梦想的代名词。而世纪之战的加持令它更显熠熠生辉,光荣而神圣。

作为中国校园体育变革的一名亲历者、甚至说参与者,相比于赛事本身,我更持续关注赛事背后传递出的校园体育的文化。

无论年年都能晋级甲子园的棒球名校,还是不为人所知的各路黑马,媒体们总会用铺天盖地的报道让社会的聚光灯打向他们。

每一个球员都有完善的数据分析以及球员档案管理,虽然是高中生的比赛,但是这些少年们所受的礼遇却是职业级的。然而在聚光灯背后的并非炒作,而是和所有职业化赛事一样的辛苦耕耘。

56/3971,这是今年从预选中走到甲子园的高校比例。残酷的淘汰比例使得进入“决赛圈”成为了全国高校棒球的顶点。甲子园对所有高校少年少女们来说都是近乎神圣的,如若能踏上这片土地为母校家乡挥一次棒,荣誉感带来的的满足甚至高于中国高考七百分荣归故里。

毕竟他们不仅为自己而战,而是对自己成为县(日本的县约等于中国省的编制)代表队的所击败的十余支同乡队伍负责,为自己的家乡负责。在甲子园的赛场上,很少有人是只带着自己的梦想来拼命的。

正是这些为梦想奋斗的故事,才是让所有甲子园的簇拥者,甚至是作为棒球小白的我,为之动容甚至落泪的原因。

单轮淘汰的残酷赛制容不下一丝错误。所以从地方赛开始,即使面对实力不是那么出色的球队,济美高校的王牌投手手——3年级的山口直哉也以甲子园的标准去要求自己,投出和击打每一颗制胜球。

身材并不高大威猛的他,却是一名速投型选手(Power pitcher, Fireballer),他可以投出142km/h的速球,已经接近日本职业棒球145km/h的标准。但如此速度的球,也意味着身体和能量的巨大消耗。

人们只能看到济美高校在朝着梦想步步迈进,但只有3年级的池内优一,才能看到多年老搭档在赛后的疲惫,与心理上所承担的巨大压力。作为球队队长的池内优一,是这位王牌在赛场上的的心理支柱。那绽放在赛场上的鼓励地笑脸,和用拳捶向心口的位置的坚定,是对搭档最大的鼓励与默契。

在第二轮的比赛,济美高校面对的是已经19次打入决赛的老牌强校星凌高校。旗鼓相当而又退无可退的两队互不相让、反复平局,将原本9个回合的比赛硬生生拖到了历史上罕见的第13回合。

当星凌高校领先两分的间不容发之际,已经在赛事中迎接44次击打、并投出183颗球的山口直哉(在美职棒的标准来看,选手连续投球100颗以上,将会疲劳致伤),挥动起精疲力竭的手臂,以破釜沉舟的姿态投出了至关重要的一球。在棒球领域,这几乎相当于一位刚刚完成了马拉松全程的运动员再立即进行一段200米的全力冲刺。

这一颗燃尽青春的球,让比赛成功进入到了济美进攻的下半回合。沉着默契的济美高校,在下半回合打出了一记不可思议、连得4分的全垒打,再度逆转并杀死了比赛,把稳操胜券星凌高校从甲子园送回了石川县。

看到选手们在赛场上那默契的相视一笑和微微颔首,才知道是什么可以使得济美高校在甲子园的赛场上过五关斩六将,时隔14年稳步迈进第100回甲子园的4强席位。

因为出色的能力被誉为”怪物“的井上朋也,从棒球部163名队员中脱颖而出,成为全队唯一一个站上甲子园主赛场的1年级学生。

对于身为后辈的井上朋也来说,队内的王牌投手、三年级前辈野村佑希就是他的偶像。

作为球员的生涯可能很长,但是作为高中生球员的生涯只有短短3年。今年夏天,身为三年级生野村佑希也将最后一次站在甲子园赛场上。在去年站上全国顶点的花开德荣高校,今年依然梦想着制霸全国。

然而事与愿违,今年的他们最终没能连续制霸。花开德高校在2回战以微弱的差距输给了南神奈川的代表横滨高校。而最后发挥失误、未能延续前辈的梦想的选手,正是一年生井上朋也。

以前辈为奋斗目标的佼佼者一瞬间便成为毁掉偶像谢幕之战的罪人,这巨大的落差让朋也哭的泣不成声。赛后更衣室落针可闻的寂静与微微啜泣的哭声宣告了花开德荣高校三年级黄金一代的告别。

令观众感动的是,没有指责,也没有埋怨。赛后每个人都在安慰掩面而泣的朋也,包括他的偶像野村佑希。“来年请加油。”“以后一定会更强。”“很可惜但是是全队的过错。”

校园体育的魅力或许就是如此,所有赌注的一切都无关乎金钱也无关于利益,唯一被选手们放在天平上的只有信任与承诺。

2011年3月11日14时46分18秒许,7年前,宫城县附近的海域发生了9级大地震。

这对我们大部分人来说,只是对新闻上的天灾人祸悲悯的一天,但对来自自日本宫城县仙台育英高校的三年级选手泽田佑来说,确是切肤之痛的一天。

这一次举行地震,夺走了泽田佑好朋友松川空的年轻生命。从此在泽田佑的记忆中,挚友的生命永远停留在了10岁时,他们一起畅想可以一起登上甲子园时的模样。

而在那之后的每场比赛,他都会将朋友的照片放在出征的书包里,成为自己在赛场上的守护神,或者说是自己的信仰。

天灾带走了朋友的音容笑貌,却将友谊的纽带留在了阴阳之间。就像他自己所说的那样,从每一次击球到每一次铲垒再到每一次投球,他都会用上双倍的努力与力量,只为兑现一份穿越时空的约定:

管中窥豹,这只是甲子园这项百年赛事的冰山一角。而比连续举办一百年更令人叹服的是,高中的联赛不同于NPB或者MLB这种顶尖职业联赛,当绝大多数参赛的球员卸下他们的行装时,呈现在你面前的仅仅是一群十七八岁面容稚气未脱的面容。

校园体育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一批一批的球员涌现,就一定伴随着一批一批的球员离开。与职业俱乐部完全不同,仅仅需要三年的时间,整个球队都将变的崭新。而故事的存在,则是将崭新的人与校园传统文化链接在一起的纽带与传承的途径。

因为校服、地域性等等专属的特征存在,学生群体对高中的文化认同感可能会比大学更加强烈。在国内大大小小的高中赛事上,不缺逆风翻盘的热血,不缺一代代传承的精神,更不缺“年少轻狂”的梦想,而我们缺乏的,是整个社会对此投来的关注与尊重。

凭君莫话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冠军诚然只有一个,但每一个能在校园时代挥洒青春、燃烧热血的少年少女们,都该是整个社会的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