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网球肘怎样治愈

国庆路渡江路“肠梗阻”如何根治?

近日,网友“江苏昌盛”向扬州发布手机APP报料平台反映,称国庆路、渡江路经常出现“肠梗阻”,尤其在出行高峰期,路上堵得慌,给市民出行带来较大不便。而造成拥堵现象的其中一大原因,与路边车辆违规停放有关,建议交警等主管部门加强对以上道路的交通秩序管理,每天上午、下午安排人员现场巡查管控,对违停车辆采取严格措施,改善拥堵现状。

昨天上午,记者沿国庆路由北往南走,看到来往行人和车辆较多,隔一段时间会出现短暂拥堵。记者探访中看到,路两边分布着多家商铺,每个商铺门前空间有限,仅能停放少量非机动车,于是,一些非机动车扎堆停在路边。除了电动车、自行车外,少数车身较大的电动三轮车、四轮车也临停在路边。

沿着渡江路一路骑行,记者发现,路两边同样分布着多家店铺,以餐饮店居多。临近中午,随着餐饮店人流量增多,门前开始扎堆停放电动车、自行车,显得较为杂乱。一些车辆并排停在路边,还有少数电动车停在靠近路中间的位置,影响市民通行。

在渡江路部分店铺门口,记者还看到,多辆汽车停在店铺门口的人行过道上,甚至停在路边。渡江路与南通东路交叉口附近拐弯位置也成了车辆违停点,多辆电动车停在附近,影响市民拐弯视线。其间,一些从事木工、土工的生意人也将非机动车临时停在拐弯处。

市民单先生住在老城区一带,每天上下班都要经过国庆路、渡江路。他告诉记者,这两条路地处老城区,历史悠久。周边除了有商铺外,还分布着老街巷、老住宅,每天交通量较大。“尤其在上午7点到8点、傍晚5点半到7点,人流量和车流量特别大,特别容易出现拥堵。”单先生直言,晚高峰更为拥堵,严重时能堵上一刻钟。

“路上除了机动车、非机动车,少数公交车也走这边走,早晚高峰确实容易堵。”市民吕女士说,这两条路本身并不宽敞,车流量一多就堵得慌。之前晚上6点前后,她骑电动车走到渡江路时,从路南段(渡江路与南通东路交叉口路南段)堵到路北段,一路上走走停停,遇到公交车、汽车堵在前面时,索性下车推行,得耽搁15到20分钟。

吕女士和多位市民介绍,造成道路拥堵的情况,除了与相应时间段车流量多有关外,还与路边违规停车有关。对此,他们希望,交警部门加强整治与管理。

针对市民反映的情况,记者随后联系上市交警支队一大队,相关负责人表示,之前也有市民反映渡江路、国庆路在上下班高峰期出现拥堵,对此,交警部门已加强管理与整治,安排人员现场维持秩序,及时疏导,“接下来,我们会进一步加强管理,对违停现象采取措施。”

对于网友提到的有关上、下午都要安排人员巡查管控,严格处理违规车辆停放的建议,交警人员表示,他们会听取网友的建议,进一步对道路交通管理进行优化。 马上办记者 周阳 文/图

“偶尔治愈 常常帮助 总是安慰”是如何跑到特鲁多墓碑上的?

有朋友说了,考据不易,不能进行实地考察,拿不到第一手原始资料的考据结论很难让人信服。

但是,作为科普,我们无需亲自考据,仅需要当好有实据可靠的科学结论的“搬运工”就可以了。

关于“偶尔治愈 常常帮助 总是安慰”这话的出处,恰好有英国伦敦皇家内科医学院的医学史专家曾经做过考证,并发表过学术研究论文。

根据作者的考证,这句话在西方存在包括拉丁文、法文、英文等多个版本,曾经有很多人致力于寻找这段引语的最终出处。

这段话先后被归于像希波克拉底、弗洛伦斯·南丁格尔和爱德华·利文斯顿·特鲁多等年代相隔久远的医学名人。

在这篇考据文发表的1967年之前,最后一篇相关文章中这段话则被认为出自奥利佛·文德尔·霍马斯之口。

奥利弗·温德尔·霍姆斯(1809-1894)是19世纪美国的一名医学家,曾经长期担任哈佛医学院院长一职,任职期间最大的改革措施是首创接纳白人女性和黑人男性进入哈佛医学院学习。

但是,那篇文章作者J. H .马塞曼并没有给出直接证据,而是摘引自另一篇文章;关键是,文章中其他引言都标注了作者名和确切的出处,仅有这一引文只说明是出自奥利佛·文德尔·霍马斯之口,却没有给出出处的参考文献。

根据作者的考据,这句话还曾经出现在纽约医学院一个护士居所的一扇窗户;以及梅奥诊所医学史展示中有关李斯特橱窗的彩色玻璃窗上,注释中这句话被认为是出自特鲁多之口。

2009年发表的一篇介绍流传的医学格言的《格言论》(On aphorisms)文章中,作者认为这句线世纪的民间谚语,也就是说是没有明确的出处和作者的传言。

而《柳叶刀》著名编辑西奥多·福克斯爵士(一个医学编辑能荣封爵士,可见其工作的卓著和影响力)在1965年发表的著名的《哈佛演说》中,引用了这句话的法文版作为“医生职业的经典概括”。

有趣的是,作为一个最讲求引文规范的医学编辑,对他所引用的“点睛之笔”却故意含糊其出处,说明他也不知道这句话到底出自谁人。

1916年1月,在一次.特鲁多纪念集会上,一个名叫W. B .詹姆斯的人在演讲中首次告诉人们,他曾经亲耳听到特鲁多引用“gueir quequequefois,soulager souvent,consoler toujours”这一句法语来简要而全面地概述一个医生的理想目标。

然而,特鲁多创立的阿迪朗达克疗养院和特鲁多研究所在他生命的后段已经发展到了相当大的规模,在他麾下聚集了一支庞大的队伍,似乎没有任何人听到过特鲁多说过这句话,来给W. B .詹姆斯做旁证。

一个说这句话被镌刻在特鲁多研究所庭院里的特鲁多纪念雕像底座正面的铭文中;

但是,自从特鲁多铜像于1918年8月落成以来,没有人在上面找到这句话;而且包括特鲁多研究所图书馆和世界各地许多其他图书的管理员都曾孜孜以求地寻找这段引文的来源,始终没有一个人获得成功。

当然,更没有任何人将这句话与特鲁多处在萨拉纳克湖畔保罗·史密斯荒野教堂公墓的墓碑联系在一起。

如上所述,没有证据证明这句话与爱德华·利文斯顿·特鲁多医生生前事迹和身后纪念物产生任何联系。

至于这句话出自特鲁多墓志铭的说法,在整个西方的各种文献和报道中更是找不到任何蛛丝马迹的记载。

更具体说,国内首先将这句话与特鲁多联系在一起的是2006年中国青年报发表的“病案里的医道仁心”一文中。

但是,文章的原文是“……曾在老协和图书馆的一本英文原版书上读到过:英国的撒拉纳克湖畔,镌刻着一位无名医生的铭文”,并没有任何有关“墓碑”和“墓志铭”的文字。

将这句话真正“镌刻”到特鲁多墓碑上的是2012年发表在《健康管理》杂志上的《“特鲁多”启示录》文章。

作者不仅将1873年“笔误”成特鲁多尚未出生的1837年,将1873年外出时的26岁“笔误”成确诊肺结核时的24岁,还将错就错地将一个患结核病超过40年“痨病秧子”的寿命脑补成100多岁;更是全球首创地将“偶尔治愈 常常帮助 总是安慰”这句话“镌刻”到了特鲁多的墓碑上。

问题是,充斥着如此多错误和“脑补”内容的说法却被很多人,包括很多医生到处传抄。

以至于,尽管这句话在国内仅出现了十几年,流传之广却远远高于西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确诊患者治愈后不能直接回家

8月4日,南京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举行第十五场南京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通报该市疫情防控最新情况。

发布会上,南京市卫健委副主任杨大锁通报了该市疫情防控的最新情况。新增本土病例方面,2021年8月3日0-24时,南京新增本土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3 例(均在集中隔离点人群中发现),没有新增的无 症状感染者。新增确诊病例的相关情况将继续通过“南京发布”“健康南京”等微信公众号和微博公布。

截至8月3日24时,南京全市累计报告本土确诊病例223 例,其中 78 例为轻型,143 例为普通型,2 例为重型。在这 223 例感染者中,江宁191 例,溧水12 例,秦淮区 、建邺区 、鼓楼区、雨花台区4 例,高淳区 2 例,玄武区、栖霞区各1 例。

223 例确诊病例均在南京市第二医院汤山院区(南京市公共卫生医疗中心)治疗,目前所有患者病情尚平稳。

通过对病例流行病学调查,排查出的相关密切接触者和次密接已按照有关规定进行甄别管理。

截至8月3日24时,南京已基本完成第四轮部分区域大规模核酸采样工作,共采样567.5万人(含补检人员和隔离点、封控区、发热门诊等重点人群),其中549.4万人已完成检测。筛查期间,共发现7例确诊病例,均在隔离的重点人群中核查发现。

需要说明的是,昨天和今天,南京一共通报了8例新冠肺炎本土确诊病例,昨天的5例中,有1例是8月1日核酸检测阳性,8月2日诊断为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核酸检测阳性时间不在本轮核酸筛查期间,不计入本轮筛查期间发现的病例数。

很多人都很关注新冠肺炎治疗情况,治愈后可以直接回家吗?在8月4日举行的第十五场南京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南京市卫健委副主任杨大锁进行了回应。

杨大锁表示,新冠肺炎确诊患者治疗后符合出院情况的,依然不可以直接回家,需要到指定医疗机构14天的康复隔离。14天后核酸阴性方可回家。回家后还要进行14天的居家健康监测,期间不能外出。即使外出也要遵循四不原则,不参加聚集性活动,不要去密闭性场所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